<tbody id="jmkoj"></tbody><dd id="jmkoj"><track id="jmkoj"></track></dd>
      <button id="jmkoj"><acronym id="jmkoj"></acronym></button>
    1. <nav id="jmkoj"></nav>

      一身緇衣仰梵高

      作者:倪筱榮 李穎來源:學校文化研究會發布時間:2022年10月05日點擊數:600

       

      梵高是在天才和瘋子之間徘徊的藝術家。

      他不是梵高,只是梵高的崇拜者。他用梵高的黑白剪影做微信頭像,甚至微信簽名都是“Designing VanGogh”——“構思中的梵高”。

      他的“山頂空間”也不在山頂,只是小城緩坡上一個很小很文藝的咖啡屋兼設計室,把宜興小城的小資人士和文藝范們樂得屁顛屁顛往這里跑。

      氣象報告今天氣溫40°,他卻用一身黑衣把自己包裹得一絲不茍。我為他擔憂:如此這般一位純藝術追求者,他如何跟社會融通,如何在“為利而來,為利而往”的蕓蕓眾生中尋覓到自己的知音,并讓他們心甘情愿地手捧幾萬、十幾萬、幾十萬的資金,在他的視覺藝術服務合同上簽字,而避免像梵高那樣窮困潦倒——一生只賣出去一幅畫,還是賣給自己的弟弟。

      但事實是他做成了,十幾個人每年七八百萬的產值,足以支撐他在自己的藝術追求之路上越來越“梵高”。

      于是我不再為他擔心,安下心來寫他,并定下題目:一身緇衣仰梵高。


       1.周浩楠一身緇衣,坐在“山頂空間”的臺階上,像梵高一樣思考

       

      2.他的微信簽名:構思中的梵高

       

      一、在宜興人吃烏米飯的日子降生

      陶都宜興,擁有7000余年的制陶史,那玲瓏剔透的陶瓷藝術作品,把人看得產生了錯覺——似乎這樣一片土地,連地縫里都可以冒出藝術的靈氣來。

      周浩楠就是在這種靈氣的熏蒸下出生的。只是他出生時,正值1990年農歷四月初八,這是宜興傳統的目連節,全宜興人都在吃烏米飯,“這讓我變得出奇的黑,我曾責怪過我媽‘你怎么能這樣呢!’”一句話逗得我們都笑了起來。

      “看來,你一身黑衣的打扮,跟宜興烏米飯有關?”

      “這個我說不清楚?!?/span>

      他當然說不清楚。即使冥冥之中存續著某種聯系,也是說不清道不明的。周浩楠就是喜歡黑色了,他就是這個藝術感覺。他微信朋友圈所發的照片,幾乎全是膠片機拍攝出來的黑白照。他甚至把咖啡杯都設計成了黑色,人家一只杯子成本0.2元,他的一只杯子成本要2.0元。他經常面對咖啡屋的一幅純黑色漆畫沉思——這是他師兄掛在這里展示并等待知音出現以便出售的,他究竟從中感悟到了什么,誰也不知道,我只能通過他的設計作品去揣度和冥想,也裝作一副懂藝術的模樣。

      其實,所謂藝術,不就是一種感覺么?一種“云深不知處”的感覺,一種“欲辨已忘言”的感覺。


       3.視角的近處是他設計的成本昂貴的全黑咖啡紙杯

       

       4.這款限量版暴力熊,因為以梵高為圖案而倍受他青睞

       

       5.他經常面對咖啡屋的一幅純黑色漆畫沉思

       

      二、哭了一場之后,他開始學畫畫

      他的幼兒園,位于宜興一個叫大塍(chéng)鎮的農村。有一天回家他突然對著爸爸哭了起來,問他為什么,他說老師讓他學跳舞,他實在不喜歡。

      “那你想學什么?”

      “畫畫?!?/span>

      其實當時農村幼兒園和小學的所謂“畫畫”,不過就是老師對著黑板用粉筆劃來劃去,也沒有專門的周末培訓班可以進,沒想到他竟入迷。他住在外婆家,把自己住的房間四壁全部畫上了畫。這些畫他外婆至今保留著,沒有擦掉。就這么個在他爸爸看來不過是“三腳貓”的手藝,四五年級的時候,老師讓他進城,跟一群經過專門培訓的城里小朋友一起,參加宜興市的比賽,他竟得了全市第一名。

      初中時他家搬到了宜興城里,他以特長生進了宜興市實驗中學。校長看他有畫畫天賦,就專門給他介紹了個老師,有空就去畫畫。高中進了宜興市匯文中學,畫畫自然從來沒停過。只要是畫畫,一旦坐下來,他可以幾個小時不動。畫到后來,那位老師說自己已經教不了他了,讓他爸爸帶著去南京藝術學院住了下來,在那里畫了一年畫。參加高考,文化分自然是不可能高了,于是,他填寫了常州輕工職業技術學院的數字媒體藝術設計專業。

      三、每次課都被罵一頓的班長

      第一次采訪,我讓他的專業老師劉星和張曄夫婦陪同。在他的藝術咖啡屋轉了好幾圈,坐下后,呷一口他精心制作的咖啡,我開始提問。

      “你大學三年,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么?”這是我采訪幾十名畢業生時的標準化問題之一。

      他不假思索地指了指坐在身邊的劉星老師:“上劉老師的課,每次都給劉老師罵一頓?!?/span>

      一句話,引得大家哄笑起來。

      大專三年加專接本一年,他都是班長。劉星老師上課,檢查作業時總是習慣用班長“開刀”,一通猛批后,才開始講新課內容。周浩楠就這樣在年年歲歲的被罵中成長。

      “你感覺周浩楠有什么缺點?”我問專業老師李輝。

      “我還真沒發現他有什么缺點?!?/span>

      李輝老師說得似乎有點夸張。但周浩楠做了四年班長,從沒被換下來,跟同學、老師相處都很好,這一事實,給了李輝老師的說法一個很好的注腳。

      班主任說,周浩楠上課總是提前到教室,哪怕要步行半小時到東校區上課。上學期間參加過江蘇省和常州市的設計比賽,獲過獎。跟著幾位專業老師做了很多校外的設計項目,跟著跟著,等到三年大專畢業升入本科時,他就想跟老師一樣開一家自己的設計公司。

      他公司名稱的來由,說起來帶點傳奇色彩:有一次他在李輝老師房間跟李老師一起喝雪花啤酒,喝著喝著就躺下來了,雪花啤酒商標上的英文snow”,躺著一看就成了“moun”,于是他們想到了英文“mountain”(中文意思“山”),公司便命名為“覓山”。開業之初,謹慎起見,他既不招藝術專業剛畢業的學生,也不去挖已經有設計經驗的設計師,而是請老師們幫忙,于是很多專業老師都成了他的“臨時工”。

       

       6.與兩位專業老師劉星(左)和張曄(右)在他設計的美術展覽舞臺畫面前合影

       

      四、“富二代”開公司

      周浩楠是“富二代”,但他身上,絲毫沒有富家公子的驕慢和不良習氣。畢業后買了輛一般的小車開著,時間長報廢了,他沒有買什么勞斯萊斯、賓利、保時捷,而是把母親的一輛老掉牙的奔馳拿來代步。所謂“富二代”,也就是公司開張時家里給了他一筆啟動資金,剩下的,全靠自己。劉星老師說他是“最不像富二代的富二代”。

      然而“富二代”自然有“富二代”特有的底氣。正因為不差錢,他才能那樣執著地追求自己的藝術理想,接了項目經常連定金都不收。一般的藝術設計公司為了效益,都會迎合客戶的審美趣味,跟著甲方的思路走,有時這種迎合甚至會違反藝術設計規律。周浩楠不是,對某些不符合自己設計思想的客戶他會放棄?!案褂性姇鴼庾匀A”,他要通過藝術設計作品,來實現自己的某種審美理想,來潛移默化地引導人們的生活方式,為客戶增加品牌的附加值。

      他說他的藝術設計思想和設計運作方式,如果在大上海,人們會比較容易接受,讓宜興小城的客戶接受有點難。所以他要努力尋找能跟自己同頻共振的知音,讓這些知音成為自己的客戶。他記得在校時徐吉老師說過,國外的藝術設計公司常常跟咖啡館連在一起,讓有藝術品位的過客駐足,讓顧客在品味咖啡時,也品味咖啡館的藝術環境,從而認同自己的設計品位,刺激需求。“山頂空間”咖啡館,就這樣誕生了。讓人驚奇的是,很多客戶,還真是喝咖啡“喝”出來的。而且讓人省心的是,這些客戶在咖啡館認同了他的設計風格和設計品位后再提出設計需求,一般不會討價還價——而一般的客戶,看到你僅那么些圖案就要收幾萬十幾萬,會認為不值,你想讓他認識到你設計思想的價值和作品構思的來之不易,是一件非常費勁的事情。再說他的咖啡館本身還掙錢。

      他喜歡宜興畫家徐悲鴻的名言:獨持偏見,一意孤行。

      他像梵高那樣去畫畫、去追求藝術,但沒有梵高的窮困潦倒,而是把公司做得風生水起。


       7.他喜歡宜興畫家徐悲鴻的名言:獨持偏見,一意孤行

       

      五、在山頂空間詩意地棲居

      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提出了一個命題:人,詩意地棲居大地。他認為,人充滿勞績,但還詩意地安居于大地之上。”意思是:人生充滿勞作和艱辛,但即使如此,只要你能賦予生活以足夠的詩意,就能感知生命的本質。海德格爾在南黑森林一個開闊山谷的陡峭斜坡上,建造了一間滑雪小屋,海拔1150米。小屋僅6米寬,7米長,低矮的屋頂覆蓋著三個房間,臥室、書房,和兼起居室的廚房,簡單而愜意,猶如陶淵明的“結廬在人境”。

      周浩楠也在“詩意地棲居”——更具體地說是“藝術地棲居”。他棲居在太湖之濱的陶都,他的“山頂空間”既是他公司的對外聯絡窗口,也是他的設計室所在地,更是他精神得以自由游弋的小屋。晝觀團氿湖蕩漾的碧波,夜聽龍背山竹海的絮語,他陶醉于自己創設的人生意境中,不能自拔,不想自拔,也不需要自拔。

      他的興趣,除了視覺藝術設計之外,還鐘情于藝術設計教學。他是母校藝術創意學院的兼職教師,擔任好幾門課程的授課任務。這也是公司上上下下都喊他“周老師”的原因。他說他教的其中一門課,備課的“代價”是20萬:創業之初,為某個公司設計了一個項目,在將設計稿輸出給印刷廠印刷時,出了很多差錯,自己損失達20萬。因為電子稿輸出變成一本書,其過程復雜,有很多環節會出問題,這些他根本沒有學過。多年來,搞藝術設計的不懂印刷,搞印刷工藝的不懂藝術設計,二者很難銜接——他要把這些專業工作中的一個個“坑”告訴學生,讓他們避免在同一個“坑”里翻車。因為授人以實踐中的真知,就有了學生畢業時抱著他痛哭的鏡頭。

      即將離開“山頂空間”時,我注意到他咖啡館的墻角,有一盆純白如雪的花,他說那叫蝴蝶蘭。

      “很精貴吧?難養嗎?”我帶著疑問近距離欣賞。

      “不難養,春節到現在,半年多過去了,好好的?!?/span>

      百度了一下,有人作有七絕這樣描寫蝴蝶蘭:

      “枝上雙雙幾欲飛,翩翩蝶舞伴春回。

      凡花偏有非凡貌,不惹塵埃勝臘梅。

      “凡花”?“非凡貌”?我琢磨著這兩個詞語。

      第二次采訪周浩楠,他把我們帶到了龍背山頂總高九層的文峰塔上。時已入秋,龍背山森林公園被熏染得五顏六色,氣象萬千。文峰塔往東南方向,延伸出一條蜿蜒的路,園藝設計師在路的兩側栽種了一種景觀樹,一旦入秋,樹葉便變紅變黃,從文峰塔俯瞰,猶如蛟龍游走于林中——它們原本都是平凡的樹。

      “凡”與“非凡”,是相對的,比如這樹,比如梵高。

        

      8.山頂空間咖啡館

       

      9.咖啡館的墻角有一盆蝴蝶蘭

       

      10.周浩楠設計作品1

       

       11.周浩楠設計作品2

       

       

      12.周浩楠設計作品3

        

      13.周浩楠設計作品4

       

       14.周浩楠設計作品5

       

      所屬二級學院:藝術創意學院

      專業:數字媒體藝術設計

      班級:08媒體331

      班主任:瞿新忠


      毛片基地免费观看_毛片基地九九久久免费看_毛片基地大全免费毛片_毛片黄在线看免费_毛片和A片免费看全部J